• 好运娱乐计划软件 2018-06-23
  • PK0和值计划 2018-06-23
  • 北京赛车3到8位买法 2018-06-23
  • pc蛋蛋开奖精确预测 2018-06-23
  • 重庆时时彩交流网站 2018-06-23
  • 时时彩012路倍投 2018-06-22
  • 广东11选5定位胆个位一码 2018-06-22
  • 领航手机做号 2018-06-21
  • 北京pk10复利 2018-06-21
  • 重庆时时彩补天 2018-06-21
  • 时时彩稳赚技巧大全0 2018-06-20
  • pc蛋蛋凤凰杀组预测 2018-06-20
  • ek平台时时彩 2018-06-20
  • 北京赛车pk10大师计划 2018-06-20
  • 广东11选5前三直选推荐 2018-06-20
  • pk10龙虎斗玩法 自在镇远 新闻 图说 记录 旅游 文学 经济
    当前位置:pk10龙虎斗玩法 > 文学 > 网络经典 > 正文
    镇远之行
    发布时间: 2014-05-27 16:55:04   作者:杨 岩   来源: 网络   字体: 浏览次数:

     广州发往贵阳的K64次旅客列车,在株洲车站摇身一变,就成了K65次。我也从3月31日夜间11时32分起,跨入4月1日这个西方国度传统的愚人节。

    在这个愚人节的日子里,列车经过美丽的芷江,经过山色清新的新晃,缓缓驶入镇远车站。我的双脚,一步一步迈下那些磨得近乎发亮的站台阶梯。此时,潜意识告诉我,这蜗居山野的镇远姑娘,正用她的风姿和神韵,吸引着我这个远方来客。

    一辆中型的公汽,左拐右拐,穿过不算宽敞的街道,驶近某座石桥,停在了镇远剧场的门口。售票员忙个不停地招呼我们下车。

    我们如同从笼中释放出来的饥饿小兔,一边提拎着行李,一边搜寻着自己渴望的“胡萝卜”。我一眼就看到了,那油锅中热腾腾黄灿灿的姜耙。它们笑盈盈地躺在那锅中的铁架上,浑身散发出诱人的焦香气味,不住地勾引我那活跃起来了的味觉细胞。这姜耙,可是我日思夜想的美食??!我立马走了过去,毫不犹豫就买下几个。同行的菊和阿米,顾不上看我的吃样,各自嚼着自己的大饼饼,懒得与我分享。倒也是,世上的好东西太多,你不必都要强迫人家来与你分享的,也罢了。

    一旦满足了吃姜耙粑的心愿,心里似乎渐渐觉得与镇远姑娘亲近了起来。尔后,镇远之柳,镇远之水,镇远之山,镇远之人,镇远的一切装扮,都一一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    歇脚的地点,我们定在了傍依氵舞水的江山宾馆。所谓爱江山更爱美人,我们就当来看看这位传说中的镇远美人吧。我们团座于江山宾馆的楼阁,制定游览镇远“江山”的计划。我和菊诡笑着,把摄影大师兼向导的职责、还有这几天的安全大任、以及内外勤事务,通通都赋予了曾经游过N次镇远的阿米。这不是我们有意欺负她,而是给她委以“重任”,只有这样,她才不会过于“得瑟”,当然,这更会体现出她此行的“伟大”价值,我们纯当是成全了她,哈哈!

    我们这几只好吃的小兔子,在楼阁里再次补充过“胡萝卜”,阿米就进入向导兼摄影师的角色,开始带我们游走镇远古街。

    走出江山宾馆,首先映入眼帘并有点遮挡我们视线的,便是那街道两旁的建筑。一座一座望过去,青砖灰瓦、雕檐翘角、鳞次栉比。其风格特征,居然相似得如同一个娘肚子里生出来的。再一路放眼望过去,那些身着民族盛装,整齐划一得如同多胞胎的美丽姑娘们,微笑着列在两旁,十分虔诚地迎接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游人。沐浴在这种迷人的微笑之中,你会立时喜欢上镇远这个神奇的小山城。古街的两旁,琳琅着数不清的店面商铺,喷香的特色小吃,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和精巧的小物件,无不吸引漫步于街头的游人眼球。

    为了对镇远有个全面一点的了解,我们走进了免费参观的镇远博物馆。博物馆里,或文字、或图片、或实物都无不涉及镇远。其名称的来历、相关的历史、相关的民俗、积淀的文化、主要景点的介绍、所获的荣誉等等。在这里,它们才是真正的导游,有条不紊地引领我们从其远古游览至今。我站在一个农夫挑水上台阶的深巷,好奇地低下头去看他那桶里的东西。那桶里已经空空如也,想必这水必定是被时光偷了去。挑水人奋力的身影、竹扁担、圆木桶、高台阶,构成了一个永不磨灭的深巷缩影。

    当我们从镇远博物馆大门出来,就如同刚穿过镇远的时光隧道,又突兀到现实的阳光下。镇远那种久远的历史,我不曾经历,不曾亲眼目睹,但它却已真真切切定格在了过去。而我,只想用我今天的脚步,来度量她的千古神韵,并试图读懂她今日的魅力容颜。

    我们沿着街道朝东走,在前往青龙洞的祝圣桥上驻足。一座高高的塔楼屹立于桥中央。塔身倒影到水里,并于两岸绝壁遥相呼应。石桥、塔楼、碧水、山崖,辉映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。一种自然的纯美,就这么被天然而大气的定格。

    相传祝圣桥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一年(1388),名舞溪桥,由镇远土司思南宽慰使田大雅与镇远土知州何惠同奏请朝廷修建。后因田氏土司家族内部仇杀,致使改土归流,修桥半途而废。此后于万历三十七年(1609)重修,至崇祯元年(1628)才告竣工,前后历经约二百五十年时间。后屡塌屡修,清雍正元年(1723)才完成最后一次修复。传说,其中一次修复竣工时,正值康熙皇帝圣诞,为向圣上祝寿,于是舞溪桥被更名为祝圣桥,基本坚好至今。清光绪四年(1878)镇远知府汪炳敖倡捐修,建魁星阁于滇黔学子进京赶考必经的祝圣桥上,希望能够魁星点斗,高中状元,故老百姓又称其为状元楼。该楼位于桥的东起第三孔与第四孔之间的桥面上,为三层重檐八角攒尖顶结构。镇远知府汪炳敖在楼阁上题有三副楹联,其一幅是:“扫尽五溪烟,汉使浮搓撑头出;劈天重驿路,缅人骑象过桥来。”横副是:“河山柱石”。楼阁坐东面北楹联是:“人上翠微梯,蓬岛春聆天尺五;客来书画舫,桃花流水月初三”。横副是:“云汉天章”。

    那状元楼两侧“扫净五溪烟,汉使浮槎撑斗出;辟开重驿路,缅人骑象过桥来”的经典对联,真实地记录了清嘉庆二十四年(1819年)六月缅人骑象赴京朝贡路过这里的重要史实,以及名城镇远昔时,曾为南方丝绸之路上水陆通衢的历史见证。

    抗日战争时期,湘黔公路通车,祝圣桥成为抗战期间西南大通道上的骨干桥梁,每天都有美式十轮大卡车从桥上通过,从滇缅公路、史迪威公路和驼峰航线进入中国的大量援华战略物资,从这里运往华中华东前线。古老的祝圣桥,为中国人民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  据说这座桥,还和张三丰有关。传说修这座桥的时候,桥墩基脚碰到了难题:河底淤泥太厚,挖不到底。众石匠苦苦思索,无有良策,工程停下多日。张三丰见了,却哈哈大笑,说:“基脚挖成这样,已经行了,只是差一样东西垫在下面。”张三丰找了个竹篮,去到街上买了一篮豆腐,晚上来到桥基地方,往每个基脚坑里撒了一些豆腐,口中还念念有词。第二天,众人出工来到工地,往基坑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!基坑底全是整块的大青石,稳稳当当,就在青石上砌上了桥墩。所以镇远人都说,祝圣桥是张三丰用豆腐垫的底。

    “祝圣桥”、“舞溪桥”、“风雨桥”、“魁星阁”、“状元桥”的多个命名,都赋予了这座桥不同寻常的来历。而当今21世纪的我,来到这祝圣桥上,没见着“韬光尚志真仙”张三丰,那宅心仁厚的阿米,倒是送了一双漂亮的蓝纹草鞋给我。抬头望,汪炳敖的对联还在,却看不到骑着大象而来的缅人。我唯独轻倚栏杆,托着腮帮,迎着春风遐想:何时,那丞相刘伯温,能把我的名字也书上去,再悄悄地藏在那阁楼里,然后,再让哪位“神明”点化,让我回到灿烂的历史中畅游一番。

    一阵江风,突然从舞水河的中央猛刮过来,惊醒了我妄图潜回历史的梦想。祝圣桥的那一头,山势险峻,一座座庙宇道观似的建筑,林立于峭壁之上,显露出一种怪异神灵之气。阿米指着那山告诉我,此处就是青龙洞所在地。

    原以为青龙洞会有关于青龙的美丽传说,也幻想此山洞中会突然出现一条大大的青龙。却不知,我们几个人倒真变成了小青龙,来来回回在那上上下下九曲回肠的洞中,爬行了近一个多小时。

    渐渐了解到,这青龙洞乃一个古建筑群,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。它依山因地,分别采用“吊”、“借”、“附”、“嵌”、“筑”等多种工艺,在这一段悬崖上筑出中元洞、紫阳洞、青龙洞、万寿宫等一片阁楼。其巨岩与洞穴均合为一体。每一座建筑都背靠青山,面临绿水,贴壁临空。其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,翘翼飞檐、雕梁画栋,成为舞水河岸祝圣桥头的一处别有洞天。

    我们穿行于不同风格的建筑之间,顶礼膜拜于不同的道义礼数之中。我尤感叹的是,在这个不到一公里的峭壁山崖上,居然会引来道、儒、佛三种宗教,除了各领一席之地,还能相安共处。

    为找寻并证实其中的究竟,我站在最高的道观阁楼上,静观整个镇远。清风中,但见镇远小城碧水环流,绿柳轻垂,青山黛远。温和的阳光如同慈母的手,静静地暖暖地抚摸着两岸的青砖碧瓦。山是她的儿,水是她的女,她将心底里的那份慈爱,尽情地洒在了这一方柔美的山水里。

    碧绿的舞水河,虽没有凤凰那样的跳脚石添景,也没有太多的花船在河中闹腾,但她流得静谧深沉,淌得柔软而优美。她与山峦叠翠、建筑精致的两岸浑然成一体,袅袅娜娜、弯弯曲曲,形成一个风光绮丽的神奇八卦。如果有人问天堂是什么模样,我敢说,这美得让人心醉的镇远青龙洞,就是一个看得见,摸得着的详实参照?;蛐?,这才是各路道士、佛人、儒者,来这洞、岩相连的峭壁之上,做心灵皈依的真正原因吧。

    此刻站立在这里的我,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尘女子,但是,身处如此人间美境,心性却也不知不觉,飘然若仙。

    走下青龙洞已是中午时分,我们均已饥肠辘辘,便来到山下的小城觅食。穿过一条小巷来到大街上,找到了一家土菜馆。点菜之后,等了约半个小时,然后开始狼吞虎咽。半小时后,时针已指向两点,阿米说,下午带我们去游舞阳河。

    回到江山宾馆,购买了去舞阳河游览的船票。然后,宾馆老板招呼一位女“导游”,说她可以带我们去舞阳河。那女“导游”带我们走了几步,又将我们交给另一位女“导游”。而这位女“导游”一直不停地用她的方言打电话,或许是在给我们联系车辆。走到石屏桥头,没想到这女“导游”又将我们交给了一个面的司机。她最终也没有上车,只是在桥头的旅客接待点,等车上凑齐了六人之后,就转身离开。最后,由面的司机,带我们朝舞阳河飞奔而去。

   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司机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水电站的长廊休息。这里就是游览舞阳河真正的码头吗?我有点将信将疑。司机跟我们解释说,两点钟的那班船已经开走了,只有等下一趟,游完舞阳河,还会再带我们回去。

    之后,陆陆续续地,有各色不同的车辆,缓缓驶进这座小电站,并摆满整个电站的通道。那开出去的船儿,还没有回来,人却挤满了整个电站的长廊与观光坪,给这里卖小鱼、小虾、小蟹、土豆圈等的小贩们带来了好生意。她们一时忙碌起来,吆喝声也越来越响亮。

    我站在长廊之下环顾电站。长廊建于千仞绝壁之下,下面就是游览舞阳河的码头。电站的大坝,阻绝了舞阳河水的畅流。河面上,泛着层层油污,许是机船给它造成的污染。大坝之上,两道绝壁浑然成一体。你若不细看,还以为自己被围困在山谷之内,即使插翅,也难飞逃出去。我走到千仞绝壁之下,抬头仰望,望不到山顶,只见青天;俯身朝下看,垂直峭壁深入水底,让人双脚发颤。

    在焦急的等待中,游船终于出现,且一下子回来一大两小三条船。这三条船,瞬即将停滞于电站的近百号游客,通通地接下了舞阳河。待下到舞阳河里,游客们顿时少了等待中的焦躁,变得兴奋起来。船上一名搞摄影的帅小伙子,用他精彩的导游说词,平复了大家被太阳炙晒后的烦闷。

    大型的旅游船,带领我们在幽深的舞阳河里蜿蜒穿行。两岸的重山峻岭,遮住了舞阳河水的碧蓝,却遮不住所有人的欢悦。笑声、欢叫声,不住地惊扰长息于此的山灵。全长四百多公里的舞阳河,流经此处大概只有18公里。凭借河水的幽深回转,两岸山形的奇特险峻,吸引了来自各地的大量游人??兹缚?、元宝山、夫妻崖、一线天、双流漱玉、大象饮水、龟抬头等景观,让大家领略了舞阳河的灵秀和神奇。

    80分钟后,游船将我们送抵归岸。大家带着游意未尽的表情,告别了舞阳河。

    回到镇远小城,已是黄昏时。一盏一盏橘黄的路灯开始

    闪亮,并映照着河岸柳树儿的婀娜腰肢。

    我们回到宾馆,稍作休息,就一起出去找合适的用餐之地??绯霰龉莸拇竺?,街上已是灯火通明。不少专业和业余的摄影大师们,扛着长枪短炮,在那些挂满红灯笼的小巷里掠奇。

    漫步到舞阳河畔,闯入视线里的场景,让我颇受震撼。白天里素面朝天的镇远,一到夜间,就好似换了一身华丽的晚礼服,变成了一副贵妇人彰显万种风情的模样。

    你瞧吧,舞阳河两岸,一棵棵高大的绿树,此刻已变成了流光溢彩的火树银花。身上流荡着七彩的光芒,不停地向人们展示它那炫丽的容颜。

    那座长长的大石桥,此刻变成了多彩的画屏。红黄蓝绿紫,不停地交替变化。纵眼望去,似一条长瀑垂帘,又似长虹高挂。霓虹忽隐忽现的桥上、桥下,胜似飘渺空灵的天上人间。来桥上观景的游人,似乎已经进入天堂当了神仙。

    两岸古朴的建筑墙上,一串串红通通的灯笼,整齐悬挂。青砖和黛瓦、高檐与翘角,在无数大红灯笼的映衬之下,显得愈发妩媚无穷。倒映到水里,红通通一片,分不清水里、岸上,哪里是虚,哪里是实。碧绿的舞阳河,此刻,在两岸灯影的渲染之下,名符其实地变成了一条五彩斑斓的河。

    河水的对岸,音乐声不断,那是能歌善舞的镇远女人们,在舞阳河边跳起了广场舞。她们轻快活泼且柔美的舞姿,吸引了不少的游人驻足欣赏,有的还不知不觉参与到队伍里,与之翩翩起舞。夜宵摊上的长桌,从桥头摆到了一里开外。说笑的、喝酒的,喧哗声不断。

    我把目光投向那河岸绵延不断的石屏山脉。细眼观看,除了能朦朦胧胧望见玉屏东头山上的长亭,以及某处山腰一盏红灯依稀高挂,其余则是漆黑一片。而挨近建筑物的山崖绝壁之上,全然被房顶上的白光映射,分明地显露出一系列惊悚的尊容。我猛然记起街边一处酒吧的命名——“魔岩”。此刻,那充满魔幻魅力甚至鬼魅的山岩,让我对这酒吧名顿有所悟。这绵延数公里的山岩绝壁,普通人断不可登攀,唯神灵与幽魔亦或非凡勇士方能翻越、驾驭。

    望着那夜色中幽幽暗暗的石屏山,我不知道,这陡峭的石屏山背后,又会隐藏着多少的精怪与神魔?一种掠奇的心态,一种穿越此山的想法,悄悄地在我心里滋长。

    三教融合的青龙洞、风光无限的舞阳河,以及镇远小城的日景与夜景,已经被我或长或短地写进心里。而一贯喜欢探究历史的阿米,歪着一颗博士型的脑袋,冲我和菊念念有词:“今天,我们不看镇远的外观,我们去镇远的古巷,去镇远的古宅探幽,去寻访镇远最历史的印记。”一连串的访古之词的诱惑,惹得我和菊恨不得马上就去抚摸这些历史,我们异口同声:“好吧!”

    从江山宾馆出发,从复兴巷里融身进去,我们跨上了九曲台阶,在狭长幽深的巷子里穿行,并趴在各个紧闭的老宅子的大门上偷窥。说得好听一点,就叫寻觅。

    按照门牌号码的提示,我们对一座座老宅,做着不速之客的造访。阿米,则在一座紧闭大门的古宅前端着相机瞄了很久。

    让菊欢欣雀跃的,是那家“付家大院”。因为主人也姓付,菊算是找着了本家。我们一行人受到了男主人的热情接待。他一边向我们介绍珍藏的文物,一边讲述曾来此访问的重要名人。从大门口“八步半台阶”的传奇来历,细数到陈列青瓷的专柜,让人深感大院不大,蕴含的“历史”却琳琅满目。小小的付家大院,可谓抬脚处处是往事,入眼件件是珍品。

    我信步登上付家前院的阁楼。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,站在那阁楼之上,可见对面山上梨花点点、桃花盛开。雪白、桃红、翠绿、新开垦的黄土地,为山脉涂抹出一个亮丽季节的风彩。青山绵延,似水墨浸染。一幅偌大的山水画,豪气地铺展到我的眼前。此情此景,均为大自然的神来之笔。我伸出手指当笔,在这壮美的空间里圈圈点点,一种决意为镇远激扬文字的情绪,似在血液里奔流。

    依依不舍,走出付家大院,我们穿行到仁寿巷。最先遇见的,是一位佝偻着腰背咳嗽着洗衣服的老人??醋爬先顺粤Φ难?,我忍不住要跟她搭讪。老人家里没有别人。我问她为什么不用洗衣机。我甚至想停下脚步去帮她洗一洗。那老人的邻居告诉我,说她那衣服要用手搓才会干净。怕老人家觉得难为情,我只好作罢。

    沿着窄小陡峭的巷道,我们继续往山崖上走,我心里想怂恿阿米和菊陪我去爬苗疆长城。却没想到,两个家伙一致反对。她们坐在那石阶上不动弹了,还跟那七、八十岁的山林防火员拉起了话头。

    没办法,我只好跟着她俩,继续在山腰上的巷道里游逛。逛过了“猪槽井”、“岩泉”等,我们走进了“天后宫”。在天后宫里,通过那几十幅壁画,我才从头至尾地了解了妈祖的神奇来历,也渐渐地对妈祖有了一种敬仰。

    近两个多小时的游历,从北岸到南岸,像是又走过一条漫长的时光通道。那无数依山而建、寸土相接的各色老宅民居让我们惊奇,那深院高墙让我们遐思,那窄窄的梯级巷道让我们充满追寻的梦想?;褂?,镇远虽然从整体上更换了新颜、而旧貌却被完美地保存了下来,这种创造性的打造方式,真的让我们折服。那些刻意描绘的青砖线条,一头连着历史,一头连着今天和未来,韵味缠绵的镇远,仍然在她那古老悠长的思绪中穿梭。

    午饭后,绕行过镇远一圈的我们,在宾馆稍作休息。举相机举累了的阿米和走路走疼了脚的阿菊,说什么都不肯陪我去爬那个什么石屏山。菊虎着脸,居然还跟我振振有词:“你说我跑那么远到镇远,就是来爬山玩的吗?”那语气,只差点没把我噎死。行,她们不愿意动了,那我就自个儿爬吧。

    我将皮鞋换成了运动鞋,鼓足勇气,走出了宾馆的大门。心想,不到长城非好汉。来了趟镇远,若是不到达那石屏山的山顶,不走一走那具有英烈之气的苗疆古长城,俺也就不算那“坚硬的岩”。嘿嘿,嬉皮笑脸一番,先给自己打打气。

    依旧从复兴巷子里进去,穿过仁寿巷,爬上那半山腰,只见上午守林的两位老人还在??蠢?,他们俩人是非常地称职,还时不时地提醒上山挂清的人们,小心鞭炮火烛。

    根据老人的提示,我从右侧走了上去。一路上,还遇见好几路爬山的游客,我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。一边沿着山腰上的青石路朝上走,一边欣赏着山上山下的风景。

    之前,透过宾馆的玻璃窗所看到的那一大片光杆子小树林,这会儿,被我凑上去瞧了个仔细。我真是太佩服这些个小树木生命力的顽强了。在这么一大片极其陡峭而泥土甚少的山崖上,它们均能够手足相连,紧咬着峭岩不放,并争相发出一片又一片嫩黄的叶芽儿来。

    路中央,一棵枇杷树,不知被谁精心做成了一个小围子,?;ち似鹄?,长得十分茂盛,并挂起了许多的小枇杷果,令来来往往的路人,都自觉地爱护着,侧身而过。

    当青龙洞清晰地显现在眼底,我也就不知不觉来到了石屏山的最东头。然而,从山腰到山顶,还得爬上好几个“之”字形。已经很少做运动的我,这时候有点气喘吁吁起来,而且开始不停地冒汗。我将外套脱下,扎在腰间。

    突然,一只小白狗窜了过来,还抢了我先。它灵活地在石阶上一跳一跳,爬得飞快,还不时地又从上面跳下来,迎接和催唤着它那美丽而新潮的女主人。

    也许是在小白狗的精神鼓励下吧,我似乎又来了力气。当抵达石屏山的长廊时,我已筋疲力尽。顷刻间,一股强烈的山风,将我的身子包围了起来,浑身顿感无限清凉,所有的热汗,均被吸之殆尽。

    站在长廊的尽头,俯视整个镇远,烟云之下,那房屋、那石桥、那碧水,那帆船、那庙宇、那巷道,都静静地定格在那里,魔幻般地诠释镇远独有的神奇魅力。

    环顾长廊之下,是数丈深渊?;褂幸蛔蛔脱?,耸立在溪涧山间。高崖、深涧,天然形成一道险要的屏障。不是神兵,不是勇士,又怎能翻越?那敌兵倭寇,那匪徒蛮夷,又怎敢轻易来袭?

    山风不停地劲舞,时不时铺面而来,拍打着我的脸,也梳理着我的遐思。

    几个年轻的小伙,坐在那城墙的垛口之上嬉笑。想必那就是古城墙的源头。我抬脚朝城墙上走去。漫步于跌宕不平的城墙,我的脚就似乎贴着了先辈们的足迹。

    走完一段V形的城墙,上到一个陡峭的山坡。只觉一股阴风,从松林间袭来,令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城墙上的路,似乎越变越窄,让我看不到终点。站在城墙之顶,立于静寂无人的群山之间。眼前,是一座座坟丘,我分明看见,那一座座坟丘上,有无数的雪花条在冷风中不停地飘舞。

    我怵在山头,犹豫着,是坚持走下去?还是像刚才那胖小伙子一样小心翼翼地折回去?想起上山时的那种义无反顾,那种雄心勃勃,我咬咬牙,还是决定走下去。既然来了,就不能给自己留下某种遗憾。

    沿着城墙之路越往山下走,就越似深入了坟谷。我害怕起来,一种如坠幽冥的恐怖感袭入了脊梁骨。我努力做了好几次深呼吸,并索性将两眼正视向各个坟丘。如果因为我的擅自入侵惊扰了先人们的魂灵,我深感抱歉。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,求他们能大发慈悲,能静静地护卫我,走完这幽长而崎岖的苗疆路。

    从处于坟山最低谷的城墙,爬上一个紧挨坟丘的城墙顶,再走下一道山坡的时候,我终于听到了人的声音,看到了几个背着竹篓挂清返程的男人和女人!我当时感觉只想哭,哭我终于回到了有活人存在的地方!

    待询问过山上的大人和小孩,大体知道了苗疆长城的尽头及走向。此时,也正好接到在宾馆里休息的菊的短信,于是我便打道回府。一路上跟挂清回来的老嫂子们闲聊,她们都很惊讶我的胆大,同时她们也告诉我,以后最好不要单独在山上行走,一怕撞上“不干净”的东西,二怕遇见逃窜到此地行恶的坏人。

    别过善良的大嫂们,我沿着陡峭的石阶折回江山宾馆。结束了疆域的惊惧之行,一颗心被巷子里悬挂的大红灯笼温暖。从此,那传说中峻峭险要的石屏山、曲折起伏的镇远苗疆古长城,我走过了,没有留下遗憾!

    终于平安无恙地归来,同菊和阿米一起找了个街边小店

    享用晚餐。吃饭,我们不图奢华,只讲究经济和实惠。

    吃完饭,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游到了镇远剧场的门口。身着演出服装的姑娘与小伙子们,热情洋溢地招呼着过往的游客。凝重的“古韵镇远”四个大字,不停地在电子显示屏上滚动。据说,这场有两百多位演职人员参与的舞蹈史诗,光是首演,镇远县就投资了1800万元。为了让镇远居民以及游客都能享受到这一文化盛宴,镇远县还投资近千万元,专门建造了这座镇远剧场,作为专门的演出场地。这么好的演出,看了肯定不会后悔,几人商量之后,掏钱买票,兴趣盎然地坐到了剧场的观众席上。

    随着剧场灯光与音乐的变换,我们开始静静地感受,镇远那两千多年历史的艺术再现:“朋友,你知道镇远吗?那是一座隐藏在云贵高原东部巍峨大山中的‘江南水乡’,也是地处湘黔驿道与沅江水路交汇处的历史古城。亲爱的朋友,现在,就请您跟随它千年的脚步,慢慢追寻,领略它动人的传奇……”

    古韵镇远》,井然有序地上演着“远古走来”、“威震远方”、“中和且平”、“水陆都会”和“舞水欢歌”五个篇章。新颖的舞美设计,璀璨的灯光效果,逼真的音响,华丽的民族服饰,加上倾情表演的上百位演员,直把一部波澜壮阔的千年史诗,独具特色的多元民族文化,绘声绘色地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。从直观到立体,从台上到台下,从地面到空中,我们身临其境地享受着、这一道高品位的历史和民族文化盛宴。

    最后,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的菊,也被邀请加入到大舞台,与演职人员一道,跳起了牵手舞?;队浜托σ?,在菊年轻的脸上荡漾。

    出了镇远剧场的大门,脑子里仍回旋着舞蹈场面的美轮美奂,至此,对于镇远,从远古到现实,从现实再到其艺术的再现,我已经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诠释她的美丽。

    镇远,我只想轻轻地告诉你:我来了,也带着你的名片,悄悄地走了。 

    我来说两句
    评论内容:
    验  证  码:
     
    (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)
    评论列表
    已有 0 条评论(查看更多评论)
    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 投稿邮箱:zyjzz@126.com 黔ICP备08100235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,均为镇远网-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    北京pk10开奖总记录 | 北京pk10开奖总记录 |